首頁 電視直播 黨媒聚焦 今日頭條 搜狐號

要聞

時代生活的暖色調描摹 ——評王天明長篇小說《浴火重生》

來源:岳陽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9-03-05

    晏杰雄  張秋瑾


    《浴火重生》是一部反映普通民眾創業經歷和生活感悟的長篇小說。它以一場大火為導火索,以主人公李一輝的創業過程為主線,情感生活為副線,展現了漫漫人生中所經歷的大大小小的苦難與成功。也塑造了一批具有鮮明時代特征的人物,寫他們在時代生活漩渦中的命運流轉和堅韌持守。小說中的“火”是富有象征意義的。不只是燒毀李一輝工廠的那次大火,而是存在于生活中的苦難、變數、誘惑等。“浴火重生”的對象不是某個人,而是整個時代的人。這是處于時代轉型中的無數家庭的浴火重生,更是一個國家的浴火重生。小說由此超越對生活本身的描摹,上升到一種濃厚的中國式溫情的彰顯。作者獨具匠心地引入日本留學生娜娜的形象,貫穿文本始末,懸念重重,回環曲折,讓她的懷抱仇恨與眾多中國女性的溫情對照,不斷展示出綿綿不絕的帶有中國色彩的家國情懷。

首先,小說呈現了具有時代深廣度的南方生活圖景。小說講述的是地方的時代故事,是一代人的精神印記,具有史詩般的真實性。改革開放催生了一大批企業家,小說中的一把火不僅拉開了李一輝南下創業的序幕,也燭照了那個時代,實現了從個人到家庭,從家庭到群體,從群體到國家的展示。農村女孩易果勇敢的從農村前往大城市,想要見見世面。在經歷了委屈打工、沒錢吃泡面、住只有幾平方米的出租屋后,終于打拼出了自己的事業。小說真實貼切地再現了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生活,傳遞出八十年代的時代氣息。易果是那個時代女性的真實寫照,從她身上折射那個時代整體的生活狀態。那是一個強調個人奮斗的時代,個人努力才以一種極其重要的價值凸顯出來。小說描摹的人物也是極為普通的大眾。無論是李一輝、張春霞,還是李先利、易青青,他們都是那個年代里洞庭湖邊隨處可見的那些人,擁有著平凡歲月里最樸素的生活,他們隨著改革開放的浪潮創業,以期獲得更為美好的生活。此外,小說中也有因為獲得戶口替別人背罪而被關押十幾年的船老五,也有買賣小孩的人販子,也有心地善良的超市老板,他們都是生活中真實存在的群體,具有廣泛的真實性。值得肯定的是,作者反映生活是扎根土壤層面的。主人公們不是片面化的單一的人物,而是飽滿豐富的;人物性格不是一成不變的,而是不斷成長變化的;故事內容也不是一覽無余的,而是險象迭生,層層深入的。正因如此,作者刻畫的才是真實的生活,是不斷流動的生活,是飽含生機和活力的生活。就象小說中反復出現的那首歌:“如果沒有遇見你,我將會是在哪里;日子過得怎么樣,人生是否要珍惜;也許認識某一人,過著平凡的日子”。小說將生活的本質挖掘出來,將人生的易變性和巧合性展示給讀者看。

其次,塑造了兼具時代色彩與溫良性格的女性群像。小說中有經歷過重重磨難卻自立自強開飯店的易青青,有經歷過腿部創傷卻依舊樂觀向上開農家樂的大紅姐,有不斷成長不短成熟穩重的張春霞,也有身患精神分裂癥卻知恩圖報的胡老師,更有聰明伶俐、有膽有識、獨自創業的易果。一方面,作者在塑造這些女性角色時,將“堅韌”和“獨立”貫穿到她們每個人性格的始末。無論生活環境發生了怎樣的變化,這兩種優秀品質從未消失,她們是一批富有獨立意識和中華傳統美德的女性,是八十年代南下打拼的時代女性的代言人,更是“新農民”的代表。這正是傳統文學作品中從未出現過的新的女性形象。當然,她們中也有人有過迷失,李一輝的女兒由于母愛與父愛的缺失變得揮金如土,張春霞也曾因為腿部殘疾而萎靡不振,但是最終她們都成長成熟,向善向上,找到了精神救贖的途徑。另一方面,作者通過日本留學生娜娜與張春霞等中國女性的對比,體現具有中國文化底蘊的女性品格。與娜娜的仇恨心理不同,張春霞、易青青、胡老師等人都具有中國傳統女性獨有的溫情,她們溫厚、善良、淳樸。在當下不少現實小說中,奮斗女性在表現出過人膽識的同時,往往伴隨著精打細算、過于精明等缺陷。但王天明《浴火重生》中的女性卻顯得尤為質樸,極具人情味,保留著中國傳統女性重視家庭、知恩圖報、與人為善的溫情,而不僅僅是新生的都市女性。通過這兩方面,小說創造出具有時代特征和中國風度的女性形象,反映了時代浪潮中的新生的中國女性的活力。她們在事業上精明能干,在生活中溫暖善良。

除了塑造溫情的女性外,小說處處充滿著對溫情生活的描繪,對溫暖世界的追尋,使作品精神內涵得以升華,指向一個較為理想化的溫暖和諧的社會。作者不是簡單地在進行生活書寫、時代描摹,而是在暗示生活的底色應當是寬恕和善良,社會的目標應該是和諧互助,這種家國情懷主要體現在故事結尾的處理上。小說最后,作者寫道:“李先利總是遠遠的跟著李一輝。三個月后,滿頭白發的娜娜也回到了巴陵城,她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中國了。”作為年輕一輩的李先利在釀成大錯后終于悔改,總是跟著李一輝。從表面上看這是一種人性的回歸。從深層次來看,李一輝是堅韌、溫暖、善良的代名詞,李先利的跟隨正是對這些優秀品質的認可,這恰恰透露出作者的社會理想與精神追求。而娜娜的不離開,一方面是出于懺悔,一方面則是出于對中國的眷戀,而這種眷戀的本質便是對中國溫情的難分難舍。總之,中國人民的美好、善良、真實、有情有義都在文本中得以展現,中國式的溫情由此得以彰顯。這正隱喻著作者對時代生活前行的美好期盼與希望。

作者的講述方式也是有地層溫度的。沒有刻意的炫技或者雕琢,行文平實順暢,敘述扎實有力,布局自成一體,以樸素的話語勾勒出生活的細節和人性的本色,較好體現了作者的寫實功力和把握復雜現實的能力。小說中的娜娜經歷了出現——離開——回歸的地理轉移,李一輝與娜娜的生活交往的描寫被作者拿捏的恰到好處,整場復仇計劃也寫得滴水不漏。在實在生活敘寫的同時體現出精神意味,主題闡發充分。情節上安排上圓融嫻熟,沒有明顯的紕漏,經得起挑剔讀者的檢驗。

責任編輯:陳姣
河北快三 丰顺县 | 开阳县 | 连南 | 钦州市 | 丁青县 | 江华 | 陵川县 | 积石山 | 汉中市 | 仲巴县 | 合山市 | 民县 | 长汀县 | 达拉特旗 | 奉贤区 | 宁乡县 | 罗平县 | 昌黎县 | 奉化市 | 平顶山市 | 金秀 | 监利县 | 郎溪县 | 宜黄县 | 沙雅县 | 偃师市 | 棋牌 | 涿州市 | 十堰市 | 阿合奇县 | 宁陕县 | 神池县 | 东宁县 | 桂平市 | 宁乡县 | 阿坝县 | 洛南县 | 西林县 | 龙泉市 | 丰城市 | 搜索 | 诸城市 | 曲阜市 | 牙克石市 | 连城县 | 卓尼县 | 寿宁县 | 堆龙德庆县 | 德化县 | 瓮安县 | 延安市 | 高雄县 | 阿克 | 泌阳县 | 平乐县 | 铜川市 | 沙洋县 | 鞍山市 | 富阳市 | 托克托县 | 卢氏县 | 乌拉特后旗 | 青河县 | 新密市 | 洛川县 | 多伦县 | 鸡西市 | 大悟县 | 郴州市 | 安龙县 | 九寨沟县 | 安陆市 | 明光市 | 衡东县 | 开鲁县 | 伽师县 | 永城市 | 涞水县 | 南康市 | 资讯 | 廊坊市 | 定陶县 | 梓潼县 | 子长县 | 新宾 | 梧州市 | 县级市 | 松原市 | 平和县 | 靖江市 | 太仆寺旗 | 大足县 | 郧西县 | 庆元县 | 合水县 | 广饶县 | 囊谦县 | 浦北县 | 台东县 | 虹口区 | 江达县 | 曲沃县 | 宜黄县 | 西平县 | 聊城市 | 沾化县 | 安丘市 | 德州市 | 绍兴县 | 鄂托克前旗 | 福安市 | 五大连池市 | 来安县 | 贡山 | 闻喜县 | 应城市 | 通海县 | 英超 | 牟定县 | 西乌 | 新化县 | 惠州市 | 郧西县 | 通榆县 | 富阳市 | 和林格尔县 | 乌审旗 | 崇州市 | 安宁市 | 丹江口市 | 德令哈市 | 乌拉特后旗 | 盈江县 | 伊春市 | 嘉禾县 | 揭阳市 | 吴桥县 | 修水县 | 安溪县 | 内乡县 | 平邑县 | 沂源县 | 江源县 | 五峰 | 宁安市 | 金平 | 勃利县 | 乌兰县 | 沾化县 | 顺义区 | 太湖县 | 辰溪县 | 广河县 | 巨鹿县 | 黎城县 | 梓潼县 | 小金县 | 阳西县 | 临澧县 | 广汉市 | 桂阳县 | 沂源县 | 柳林县 | 横山县 | 安阳市 | 布尔津县 | 彭泽县 | 瓦房店市 | 湟源县 | 南汇区 | 项城市 | 瑞丽市 | 宁陕县 | 竹北市 | 扎兰屯市 | 阿城市 | 蛟河市 | 四子王旗 | 伊宁县 | 敦煌市 | 大埔县 | 将乐县 | 平陆县 | 奉节县 | 门头沟区 | 蓬莱市 | 井研县 | 花莲县 | 永年县 | 长春市 | 临江市 | 尤溪县 | 奉贤区 | 汤原县 | 大名县 | 舟曲县 | 珠海市 | 余江县 | 峨山 | 武陟县 | 历史 | 东乡县 | 阿勒泰市 | 新建县 | 楚雄市 | 博客 | 大城县 | 崇义县 | 西峡县 | 工布江达县 | 太原市 | 五台县 | 新竹县 | 南木林县 | 县级市 | 晋宁县 | 青岛市 | 石楼县 | 双桥区 | 阿尔山市 | 仪陇县 | 响水县 | 新兴县 | 温泉县 | 台安县 | 上蔡县 | 鄂州市 | 合川市 | 兴安县 | 老河口市 | 梅州市 | 南溪县 | 青岛市 | 安义县 | 广平县 | 贺州市 | 余江县 | 阳城县 | 安化县 | 满城县 | 邓州市 | 两当县 | 肇东市 | 云阳县 | 惠水县 | 耿马 | 本溪 | 建水县 | 洪湖市 | 塔河县 | 佛坪县 |